logo.png

185740926863487687.png

  宋岩,1982年1月毕业于我校石油地质专业,获得学士学位。曾任中国石油勘探开发研究院实验中心书记、副主任。担任两届国家973煤层气项目首席科学家,国家863计划主题专家,获得李四光地质科学奖。

这间位于中国石油勘探院实验区内属于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公司高级技术专家、中国石油大学(北京)非常规天然气研究院院长、国家863资源环境领域主题专家宋岩的办公室并不大,抬眼看去,可称得上的装饰物只有书,而这些书籍的内容主要集中在天然气、煤层气、前陆盆地和其相关领域。在这间除了学术用书连一棵绿植都没有的办公室内,记者对面57岁的宋岩,笑起来轻扬的嘴角女性的柔美尽显,衣着端庄而时尚,细碎的卷发被梳理得一丝不苟。很难把眼前的这一切,与一个半生行走在油田戈壁和实验室间的学者联系在一起,在许多人眼里,搞石油地质勘探与石头打交道,是男人的天地。宋岩用实际行动改变了许多人的看法,手捧刚刚颁发的李四光地质科学奖的她,笑言自己是因为“服从分配”而与天然气结缘,而这四个字的精神,也似乎跟随了她半生的科研路。

也许,正是对知识永远对专业知识保有一颗好奇心和始终把理想放在唾手可得处,才成就了今天的她。

服从分配,就这样爱上了天然气研究

作为恢复高考后的第一届考生,宋岩说,其实自己是临时被老师要求报名参加了1977年的高考。出生军人家庭的她,由于母亲是个军医,她在填报志愿时,只填写了一个自己喜欢的物理专业,其他全都填写的医学院校,“服从分配”,使她踏入了石油大学的门槛。

1982年2月,走出大学校门的宋岩来到石油勘探开发研究院被分到了当时还是冷门的天然气研究室,跟随戴金星、戚厚发两位老先生从事天然气地质研究工作。30年前,天然气研究还没有像今天这样受到重视,也预测不到天然气能有今天这样大的发展,“服从分配”的她只是感到这项工作还没有开展起来,需要研究的问题和要做的工作太多,天然气成因、运移方式、聚集规律、保存条件等这些问题吸引着她不断去探索,她就这样爱上了天然气地质研究的工作。

在两位老先生言传身教之下,她下现场、跑野外,不仅学到了丰富的专业知识,同时也学到了老一辈石油人的优秀品质。特别是戴金星老师的严谨的工作态度和“好读书,读好书,读书好”及“好总结,总好结,总结好”的至理名言她受用至今。

打基础,考了第一的旁听生

对于刚参加工作的宋岩来说什么都是新领域。我国天然气研究当时正刚刚起步,没有成熟的研究思路和研究方法,可以借鉴的资料也不多,一切都要从头开始。

当时,国内的天然气研究刚刚起步,几乎所有的基础资料要自己到现场搜集,所有的数据都要从采样分析一个个做起,宋岩就把当时发现的所有中型以上的天然气藏逐个都进行了地质解剖和样品分析。

面对一个全新的领域,对刚走出校门的她感到在学校里所学的知识远远不够,她就给自己补课。研究煤层气需要煤岩学的知识,她就到中国矿业大学去旁听煤岩学课程,做烃源岩评价和油气源对比,需要地球化学的知识,她就到石油研究院的研究生部去旁听地球化学课程。她还搜集了当时国内几乎全部有关天然气研究的专著、论文、研究报告,如饥似渴地学习。

一个学期下来,她这个旁听生的成绩居然考了全班第一。

彼时,在烈日炎炎的夏天,屋子里没有空调和电扇,宋岩搜集了当时国内几乎全部有关天然气研究的专著、论文、研究报告,不分昼夜地呆在办公室,几百万字的文献资料逐页读完。这些知识为她后来在天然气地质和地球化学研究所取得的成果奠定了扎实的专业基础。从已知探索未知,她确定了我国天然气的成因类型、成藏模式和富集规律,填补了我国天然气地质理论的空白。

565337876883968036.png

出思路,挑战交叉学科新领域

2000年宋岩开始从事前陆盆地的研究,这对她又是一个崭新的领域。

“从事科研工作,需要不断补充专业知识,干到老学到老。”为此,她为自己提出要求——勇于创新,迎接挑战。

“十五”初期,受克拉2大气田发现的启发,她认为我国中西部前陆盆地将是今后油气特别是天然气勘探的重要领域,需要尽快加强地质研究,于是她提出在国家和股份公司立项研究前陆盆地天然气成藏条件和富集规律问题。

这对她来说,又是一个新的挑战。前陆盆地的研究涉及构造、沉积、油气成藏多个学科,因为宋岩过去主要是研究天然气成因和聚集的,前陆盆地研究中的这些学科对她来说比较陌生。她又把国内几乎所有有关前陆盆地的书和论文、国外前陆盆地的经典著作以及相关的构造和沉积、层序地层学方面的书找来,从基本概念学起,直到掌握了前陆盆地基础知识和当时国内外前陆盆地的研究现状。

立项之后,由她牵头组织了北京总院、廊坊分院、西北分院、鄂尔多斯分院和新疆、青海、四川、吐哈等油田多个单位共同研究攻关。下现场,跑野外,从最基础工作入手;出思路,定方案,寻找地质规律。经过五年的努力,这项研究已见到了成效,他们提出了中国前陆盆地的六大地质特征,对前陆盆地油气聚集规律有了突破性的认识,推动了中油股份公司前陆盆地油气勘探的进程。

现在她承担的又是一个崭新的领域——国家973煤层气项目。煤层气是一种非常规天然气资源,非常规天然气富集特征要比常规天然气复杂的多,特别是中国高煤阶煤层气很多地质问题连国外也没有研究过,更需要去探索去创新。

宋岩组织了全国从事煤层气研究的主要科研力量,对高煤阶煤层气富集理论和高效开发这一世界难题开展了艰难的攻关。她带领研究团队在煤层气吸附特征、赋存条件和成藏模式、构造演化和水动力控藏作用、高丰度富集区形成机理等方面取得了创新性成果,构建了中国高煤阶煤层气地质理论体系。

丰富的专业知识需要一点一滴的积累,需要持之以恒,锲而不舍,终身坚持学习。多年来,宋岩为了掌握当代石油科技最前沿的理论和技术,一直保持不断学习新知识。越来越宽的知识面,使她适应了科研工作多学科交叉的特点。

一丝不苟,做研究“细节决定成败”

作为国家项目首席科学家、集团公司劳模和高级技术专家,经常有人问宋岩,成功是不是需要比别人付出的更多?她的回答很实在,“从事任何一项工作都需要有付出,从事科研工作同样需要如此。这么多年来我除付出一定的时间和精力外,让我感受最深的是,搞研究最需要讲认真,要比做别的工作更细致,更踏实。”

军人家庭的影响,使宋岩从小养成了“干什么就要干好,不能让别人说不字”的习惯。而这种习惯一直影响着她的工作和生活。“从一参加工作一直到现在,可以说所做的每一项工作或事情,不管是大是小,不管是领导交给的任务,还是自己承担的科研工作,都尽自己的最大努力一直做到自己认为最好为止。”宋岩表示。

去油田看岩芯,每天看几十箱岩芯都要自己搬,一天下来筋疲力尽。有时候碰到要看的岩芯恰巧压在最下面,有同事提出少看一两箱没关系,她却坚持即使搬再多箱也一定要看到所需的岩芯段,每口井一箱都不能错过。

为煤层气研究需要到瓦斯最多的矿井去取样十分危险,宋岩大都要求亲自到现场。一次在研究某地煤层气时,需要到煤矿取瓦斯气样,在煤矿地面有地下各层抽放的混合气,可以不用下井,要采分层气样就必须到井下采。煤矿工人提出不用她这个看上去娇柔的女人下矿井,他们可以帮助采样。但宋岩想分层气样比混合气样数据更准确,信息量更大,又担心工人把取样层位弄混,为了能取到准确的分层气样,每次到矿上她都坚持自己下井亲自取样。条件较好的矿井可以坐小火车下去,条件较差的矿井是垂直用升降机把人送上送下。

“科研工作来不得半点马虎,细节决定成败。”宋岩为了研究天然气成因,和男同事一样,踏上云南、四川西部海拔4000米以上地区,不惧高原反应,为采集一手的高山温泉气苗的气样,更深入到准噶尔盆地深处泥火山采集气样。

从事了大半生基础研究的宋岩深知,基础理论研究出成果很难,出大成果更难。身为研究生导师的她,也经常这样告诫自己的学生,做基础理论研究工作要持之以恒、耐得住寂寞,因为这些研究会成功也会失败,而且不能直接去拿到储量和产量,往往看不到鲜花,听不到掌声。但是通过大量艰苦细致的工作,提出地质认识和油气富集规律,指出有利的勘探领域,勘探家按照所提供的理论,就能更准确、更迅速地找到更多的地质储量。

宋岩说:“我的工作就是在黑暗中为别人点亮一盏灯,照亮脚下的路。”

来源:科技日报